外国文学, 国外小说 ,天下美文
当前位置:

《暗里沉沦》主角(江冉唐祁)小说完本

2022-11-23 10:31:51小说名暗里沉沦作者强扭的瓜补天zzy

小说简介:江冉唐祁是作者强扭的瓜补天小说里面的主人公,书中情节起起落落,扣人心弦,是一部非常好看的都市小说。下面看精彩试读!江冉主动找上唐祁的。她需要钱,救她弟弟的命。一小时前,江冉找到唐祁的时候,他正坐在沙发上漫不经心的看...

《暗里沉沦》主角(江冉唐祁)小说完本

 

第6章 你能给我什么

床垫很厚很软,哪怕是被人这样从高处丢下也并不太痛,只有无尽的恐慌笼罩,像是要吞噬她。

江冉飞快的用手撑着从床上坐了起来,微不可微的又往后挪了挪,紧咬下唇警惕的看着唐祁。

唐祁气的都觉得自己仿佛快要失去理智,接连的高强度工作让他头疼的厉害,又因为愤怒无比清醒,欲望没有哪一刻比现在更强烈。

他松了松领带,一把拽过江冉,干脆利落的将她压在床上。

“你是不是觉得,苏子瑜拿了钱,出了国,接受了治疗,我就不能拿他怎么样了?”唐祁用力掰过她的头,强迫她直视他。“江冉,你觉不觉得很奇怪,他们出国之后,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你?”

心脏突然咯噔一下,江冉猛地抬眼看他,声音里都不由沾染了几分惶恐和紧张,“唐祁你!”

“你放心,我说到做到。”唐祁深不见底的眸子直直的看着她,薄唇的弧度勾起几分冷冽。

“最好的医院,最好的医生,最好的治疗环境,我都能给他。”他说:“那你呢,你能给我什么?”

她能……给他什么?

江冉垂眸,没有说话。她酒量不是很好,不久前却喝了不少,脑子本来就昏昏沉沉。这一刻,在唐祁的压迫下,她几乎无法思考。

“你妈陪在他身边对吧?”唐祁没等她答话,语气中带上一丝不屑,“那又怎么样,我有一百种方法让苏子瑜在手术台上治疗失败。你,想不想听一听?”

他明明放轻了声音,语调温柔的像是恋人低语,她的心却像坠入深渊。她不想听,一点都不想。

唐祁很少说大话,他既然开口了,他就一定有把握。反正他们这些有钱人,不是从来都这样吗?高傲的让人厌恶。

可她却不得不求他垂怜。

这几天,她其实一直都在做心里建设。其实也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。五年而已。

真的不难。一点也不。

也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原因,她的胆子比平时大了很多。行动比思维还快,在唐祁正欲开口的瞬间,她微微抬起头,快速而精准的吻上他的唇。好像带着一些破釜沉舟的勇气。

气氛一瞬间停滞。

唐祁笑起来,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压迫好似终于稍稍散开。

他松开她,唇角弧度薄浅,语气轻慢。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“继续。”

酒壮怂人胆,江冉知道他想要什么,无非就是想要她讨好他,伺候他。无所谓了,都走到这一步了,又有什么可怕的呢?这么想着,江冉柔顺的上前,伸手替唐祁脱衣服。

唐祁今天穿的正装西服,外套早已在车里被他脱掉,只剩衬衫。她先是替他拿下领带,又缓缓解开衬衫的扣子,露出衬衫下精壮结实的肌肉。

江冉不敢多看,眼神不自觉的游离,手下的动作也不由慢了下来。

“又不是没看过,你装什么呢。”

江冉没有答话。明明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,可她还是不自觉的对自己这样的主动感受到一些羞耻。

但她没有退路。

江冉深吸一口气,伸出双手搂住唐祁的脖子,又一次送上自己的吻。

她是能感受到到他的紧绷和欲望的,可哪怕到了这一刻,面对她主动送上的吻,他依旧不拒绝,也不接受。只是用炙热的视线直直的盯着她,看着她像小丑一样拙劣的表演。

他还在生气,他还不满足。

他在气什么?

江冉后知后觉的想起了刚刚的事——陈清煜。

是了,他是因为这件事生气的。

因为吃醋?还是占有欲作祟?都不重要了,她现在只需要哄好他而已。在以前,这其实是她最擅长的事情,但她不清楚,那些伎俩,对现在的唐祁还有没有用。

她复又吻了吻他的嘴角,原先混乱的思路在这一刻意外的无比清晰,她柔声说:“别人都不如你。”

唐祁一贯最喜欢她的眼睛。江冉说这句话的时候,正缩在他的怀里。她小心翼翼的看着他,眼里似有波光潋滟,不由让唐祁心下微动。

骗子。

唐祁想,这种劣质的谎言,他不会再信了。

江冉又说:“你知道的,我只爱你。”

是谎言其实也无所谓。这一次,他反正,不会再让她离开了。

“你最好记住你说的话。”唐祁搂过她的腰,轻轻松松的将她翻身压在床上。两人又重新回到了男上女下的姿态。

效果好像比她想象的好一点。江冉点头,温顺的要命,“我什么都听你的。”

唐祁再也忍不住,用力的吻上她,贪婪的摄取属于她的气息。

唐祁强势的进攻让江冉连呼吸都有些困难,之前唇上被他撕扯开的口子隐隐作痛,但她什么都没有做,只是乖巧的承受。

夜明明已深,却又好像,格外漫长……

结束的时候,江冉已经困得快睁不开眼了。她强撑着抬眼看了看唐祁,确定他没有继续的意思,才放任自己睡去。

江冉睡着的时候喜欢缩成一团,小小的一个,让人不自主的心软。他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见过这么柔顺的江冉了。

他的指间从从她的额头划过,落在她卷翘的睫毛上。

之前她已经卸过妆了,可现在,哪怕这么近距离的看她,她的皮肤还是好的没有一丝毛孔。他久久的看着她,最后忍不住在她额上落下轻柔一吻,“冉冉,你乖一点。只要你乖乖的,我什么都能给你……”

可她偏偏很不乖,总想从他身边逃离。

突然想起什么,他顿了顿,起身下床。拿过床头柜的手机,唐祁去书房打了个电话。

“帮我查一查,陈家最近出了什么事。”

先前他被怒气冲昏头脑,现在冷静下来他才想起。那个男人,是陈家唯一的继承人,陈清煜。

陈家和唐家很像,都是老牌豪门,背地里也一直在暗暗竞争。

不同于唐家几房子女争权的复杂,陈家一直只有陈清煜这一个儿子。独占了整个陈家的教育资源和关爱呵护,导致陈清煜身上虽然有一些‘不谙世事”的天真,却让人不可否认他的优秀和出色。

好好的继承人不当,跑来这样一个小公司。

唐祁靠在窗边,点燃一支烟。眼里闪过一丝玩味。

看来——陈家这事出的不小啊。

热门阅读
新书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