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国文学, 国外小说 ,天下美文
当前位置:

耽推-《重生太子妃把皇宫炸了》小说BY九斤小带鱼(完结)

2022-06-28 22:46:03小说名重生太子妃把皇宫炸了作者九斤小带鱼YGSC

小说简介:作者:九斤小带鱼所写的《重生太子妃把皇宫炸了》无弹窗免费全文阅读为转载作品,章节由网友发布。可滔天的波浪却席卷了整个孟家。父亲和三个哥哥皆被奸佞容家暗害,于沙场被虐杀。迎回尸骨那日,父兄四人死不瞑目,浑身上下...

耽推-《重生太子妃把皇宫炸了》小说BY九斤小带鱼(完结)

第9章

第9章

王奶娘惊得面色发白,唯唯诺诺不敢出声。

太后皱紧眉头,起身走了过来,厉声问: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沈景沅抓着王奶娘的手,举高了送到太后眼皮下面,“皇祖母您看,她指尖发黑,这正是身上带毒的征兆。”

“带毒?”

太后一惊,襁褓中的孟莘莘心头也猛地一颤。

她下意识要作出震惊的表情,旋即想到自己应当还是个不晓事的奶娃,便硬生生忍住了,只竖起小耳朵认真听着。

“对,带毒。”

沈景沅仔细解释道:“这恶奴自己服用了药物,而后意图通过乳汁给莘莘下毒。幸好莘莘不肯喝,不然只怕要出事。”

孟莘莘听了,一阵后怕。

晕奶这个毛病,她原本还想克服一下呢,毕竟常服羊乳片,对身子当真不好。

现下一想,倒多亏这个毛病救了她一命。

只是,到底是谁要给她下毒呢?

“这毒物剂量微弱,不易查出,而药效也比较温和。它不会致命,只能叫莘莘哭闹不止。我猜测,下毒的人是想叫莘莘变得易哭恼人,好让祖母渐渐厌恶她,将她从荣孝宫赶出去。”

沈景沅接下来的话,便叫孟莘莘有了思路。

当下,最希望叫太后将她赶出去的人,便是......

“我听你方才说,你是宋贵人娘家送进宫的?”

太后满面威严,冷冷盯着王奶娘质问。

王奶娘瑟缩着不敢答话,孙奶娘主动说:“是,太后,她确是宋贵人的人。”

这宋贵人进宫日子不算长,眼下正是皇帝眼中的新人,荣宠不断。

太后想起她那张妖媚的面孔,便冷冷沉下脸来。

赵奶娘是太后身边的老人,悄悄瞥了眼沈景沅,低声提醒道:“太后,容奴婢说句话,这宋贵人......可是皇后举荐入宫的。”

她的意思是,倘若太后要处置宋贵人,也请稍微看一点皇后的薄面。

毕竟她是六宫之主。

可太后一时理解有误,微一摇头,轻声冷哼:“放心,这事与皇后无关。以我那蠢儿媳的脑子,便有这样的心,也想不出这等法子。”

孟莘莘闻言,悄悄瞥了眼沈景沅,只觉格外好笑。

他可是李皇后的亲儿子,太后当着他的面,便如此评价他母后,不知他作何感想?

想必,是敢怒不敢言?

一想到他正在暗暗吃瘪,她就忍耐不住,小嘴儿一撇,直接笑了出来。

原本她是想偷笑,可忘了如今牙都没长,口中藏不住风,稍微一笑便咯咯发出声音。

她一时大窘,下意识想捂嘴,稚嫩的小手来到唇边,才又想起自己不过一个婴儿,还不晓得难为情。

于是,只好将手指送入口中,假装吃手,轻轻含吮了一下。

她一系列的动作,叫太后忍俊不禁。

“真是个百事不懂的小奶娃,有人要害你的命,你倒还在这里傻乐,没心没肺。”

说着,太后伸手在她小脸上蹭了蹭。

沈景沅立在旁边,脑中却还不断循环着她刚刚稚嫩天真的笑容。

记忆闪回到前世。

上一次见她笑的这般无忧无虑,是什么时候呢?

五年前?

还是七年前?

竟然遥远的想不起来了。

总归是他不好,叫她花儿一般的年纪就陪着自己心事重重,到最后,更是直接心如死水,撒手人寰。

幸好。

幸好这一世他带着记忆和忏悔而来,一定会护她平安喜乐。

刚刚她可爱极致的笑容,他深深珍藏在脑中,心里只想着,今生她恐怕真是身带福运而来,堪堪躲过了下毒,今后必然有更多后福等着。

孟莘莘平静下来,又朝跪地的王奶娘扫了一眼。

她虽是宋贵人的人,可不排除容妃借刀杀人的可能。

毕竟,宋贵人与自己并无纠葛,而一心希望她被太后赶出去的人,却是容妃。

只是容妃狡诈,既然做出下毒的事,就势必会将自己撇个干净,恐怕很难找到证据。

沈景沅在宫中耽误了多时,解释清了乳母下毒的事,就不得不回去进学了。

他一走,太后面色越发僵冷,一掌拍在红木大案上,气喘吁吁骂道:“好奴才们,胆敢将手伸到哀家这里来!我瞧他们,是不想要这只手了!”

地上的王奶娘吓得直接瘫软,孙奶娘也下意识跪地,就连襁褓中的孟莘莘都不由抖了抖,打出一个奶嗝。

她心想,太后娘娘果然是上一届的宫斗冠军,平日里不显山露水,此刻稍微露出怒意,就叫人不寒而栗。

眼下,太后先下令,将王奶娘押了下去。

第二日一早,她叫人抱上孟莘莘,也不叫人通报,直接就杀到了皇帝面前。

正是百花盛开的时节,皇帝难得雅兴,领着一群妃嫔在后花园赏花。

皇后自知不如那几个狐媚子会讨皇帝欢心,就直接称病不出,因而没有参加赏花大会。

“皇上,您瞧这牡丹花开得雍容华贵,正衬太后娘娘的气质,不如叫人给她老人家送几盆过去?”

知道皇帝有孝心,容妃则故意这样说道。

皇帝听了果然满意,当即夸她有心。

三皇子拉着她的手,大眼珠一转,也学着母妃讨好:“儿臣想亲自给皇祖母送去,儿臣想他了。”

皇帝更是大喜,夸沈芫华孝顺,又夸容妃教子有方。

宋贵人与容妃一道服侍皇帝左右,不甘落后,也卖乖道:“皇后那里,不如也送一盆?”

她这情商,比容妃差了不是一星半点。

明知道帝后感情并不算和睦,却偏要这样说。

皇帝虽不甚开心,可她毕竟是新宠,也舍不得苛责,依旧笑道:“爱妃知道尊敬皇后,这很好。”

宋贵人抚弄了一下头发,笑得如同园中鲜花一般,娇艳异常。

正当此时,下人急匆匆来报,说太后来了。

皇帝一时惊讶,正要带着众人去迎,赵太后已经怒冲冲踏进了花园之中。

容妃拉着沈芫华,瞥一眼满面怒容的赵太后,又瞧瞧她身后乳母怀中抱着的奶娃,不由暗暗勾起唇角。

老东西这么生气,风风火火带着孩子赶来,想必是已经恼了那小孽种,要当场将她扔还给皇帝了!

热门阅读
新书阅读